本站搜索  
工业遗产:一种离当代并不遥远而不易引发关注的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21-10-08    来源:渭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 【打印】【关闭】

习近平总书记在为《福州古厝》作的序中指出:“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文物就是保存历史,保存城市的文脉,保存历史文化名城无形的优良传统。”他同时指出,保护文化遗产与发展经济是辩证统一的:“在经济发展了的时候,应加大保护名城、保护文物、保护古建筑的投入,而名城保护好了,就能够加大城市的吸引力、凝聚力。二者应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与传统文物和名胜古迹相比,工业遗产是一种离当代并不遥远而不易引发关注的文化遗产。但工业遗产不仅是工业社会历史的见证与记忆的凝结,还是企业家精神与工匠精神等工业文化核心内涵的载体,对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培养青少年的家国情怀,进行劳动教育,具有重要的价值与意义。

 

《价值体系、教育传承与工业旅游》利用工业文化的新理论,引申出工业文化遗产这一概念,作为深化研究与利用工业遗产的整合性框架。本书在理论上具有创新性,在案例上具有丰富性,适合广大读者了解与认识工业遗产,也适合作为相关政策与保护利用活动的参考依据。

 

工业文化遗产

Industrial Heritage

 

 -01-

工业遗产(Industrial Heritage)这一概念脱胎于工业考古学,后者最初是英国老工业城镇的学者提倡的事业,在英国工业衰退与去工业化的大背景下,具有浓厚的地方怀旧情结。1973年,英国工业考古学会正式成立,在工业革命发源地之一的伯明翰附近建成了铁桥谷博物馆,随后召开的国际会议以“工业遗产”一词取代了工业考古学,工业遗产正式成为一个国际性的文化遗产概念。

 -02-

1978年,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简称TICCIH)创立,成为目前具有权威性的国际工业遗产组织。2003年7月,TICCIH通过了《关于工业遗产的下塔吉尔宪章》,对工业遗产进行了定义,成为工业遗产概念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03-

中国接触工业遗产这一概念的时间较晚,直到2002年之后,在学术刊物与媒体上才开始有一些讨论。2006年是中国工业遗产事业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当年4月18日的“国际古遗址日”,中国工业遗产保护论坛发表了《无锡建议——注重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工业遗产保护》(简称《无锡建议》),以文物界为主体的学者开始明确提出要重视和保护工业遗产。

 

工业文化遗产:价值体系

 

工业遗产在现实中是一种跨领域的综合体,在研究上具有跨学科的特性。工业文化遗产的价值生成过程是复杂而多元的,这决定了工业文化遗产价值体系的多层次性,也决定了工业文化遗产的价值评估具有多重标准。

本书以“工业文化”作为一种元理论,去梳理工业遗产的各种价值,并建构一个类似于模型的价值体系,既方便人们对工业遗产进行认知,又期望能够对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的实践起到一定的启发作用。

 

元理论:“工业文化”

 

自2017 年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推行工业文化政策以来,“工业文化”这个中国本土原创的新概念已在学界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在社会上的传播也越来越广泛。工业文化虽然是一个新兴的概念,但这种特殊的文化形态在历史上早已存在,并伴随着一个个工业强国的兴衰起伏而变动流转。“工业”和“文化”这两个词搭配在一起,已经决定了工业文化研究是一个真正的跨学科研究领域。工业文化作为影响工业发展的价值观,其包含的企业家精神、工匠精神和劳模精神等工业精神,是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研究的重要内容。

 

工业遗产具有见证工业演变的历史价值、记录技术轨迹的技术价值、凝结社区记忆的社会价值、充当城市地标的景观价值、提供利用空间的经济价值等等。然而,工业遗产最核心的价值,还是其传承优秀工业文化或工业精神的教育价值,其工业遗产教育价值的发挥,也和国家历史的叙事有密切关系。中国的工业遗产不仅承载着企业家精神、工匠精神等一般性的工业文化,还是构建国家层面集体记忆的原材料,是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的宝库。

 

 

工业文化遗产:教育传承

 

工业精神是教育传承功能的根本所在,工业文化遗产是开展劳动教育的重要课程资源,工业文化研学是落实劳动教育的有效途径。

 

 

新的人文主义

 

工业文化在本质上就是一种教育。然而,工业文化教育不等于专门的工业技术教育,也不等于工业技能培训,尽管它实际上包含了这两者,但它所应该承担的社会功能还是要为工业社会培育完整的人——有创新精神的人,有敬业精神的人,崇尚勤劳致富而非投机暴富的人,拥抱现代物质文明的进步但也警醒于工业社会负面影响的人。换言之,工业文化教育在本质上是一种面向工业社会全体成员的通识教育,是一种在钢铁机器与人工智能的时代里塑造新的人文传统的博雅教育。工业文化的内核可以追溯至文艺复兴时代,在工业化与信息化相融合的新时代里,工业文化是一种新的人文主义。

 

 

工业文化遗产:工业旅游

 

工业旅游是工业文化遗产寓保护于利用的重要途径,既能展示与传播工业文化,又能刺激地区经济的新循环,实现文化与产业的良性互动,解决工业文化遗产价值体系中的内在矛盾。

 

“工业锈带”与“生活秀带”

 

如何结合工业遗产的实际情况,进行空间再利用,积极发展工业旅游等产业,既是工业遗产保护的必由之路,也是创造新的地区经济循环的现实路径。

工业遗产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本身仍在从事工业活动的活态工业遗产,而另一类是退出工业领域而丧失原初功能的工业遗产,后者这些主体构成了“工业锈带”。“工业锈带”的形成,意味着该地区原有的经济循环被切断,而其留下的物质遗产,必须设法进入到新的地区经济循环中,否则只能在荒废闲置中不断破损,最终被彻底拆除清空。从保存工业历史和城市文脉的角度说,对“工业锈带”中有价值的工业遗产必须进行保护。将“工业锈带”转变为“生活秀带”,惟有对工业遗产进行利用,发挥其经济价值,才能为保护工业遗产找到资金来源,并聚集社区再生所需的人气,将保护落到实处。

 

 

 作者简介 

 

严鹏

湖北武汉人,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博士后,现为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工业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近代史研究所副教授,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工业文化研究》主编。长期从事工业经济、企业史、工业文化研究,出版专著多部,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数十篇,专著《战争与工业》获第十二届湖北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参与国家发改委等部委工业文化政策制定,出任工信部国家工业遗产评选专家,被多家机构聘为工业文化研学顾问。

陈文佳

福建福州人,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硕士,现为福建省福州市第二中学教师,从事工业文化教育研究并开设相关课程。